【月落西窗】第四卷 草原雨落 第十九节 有多少
时间: 2021-03-31 02:06:03

           第十九节 有多少不一样(5)  男人吃了四个份意大利面条,三个女人为叶家订出了六个换人的名额,再拟定出接替的人选后三个女人也开始吃晚餐了。  叶家内部人员调配,母亲那边插手过的只有的叶楣的三个哥哥,其他的人选即使如现在这样大规模的换人,男人和母亲都是让叶家人自己来完成的。这样做是让叶家人明白两个家族是在合作,不存在谁要吞并谁的想法。另外,也让叶家人明白,合作的双方都必须履行各自的权利和义务,也就是说两个家族在今后都有明确分工,双方要在各自的领域里为对方提供必要的协助。  李家是通过与叶家的合作,用政治上的影响力为自己家的经济利益做一个重新的布局,那叶家就是以经济合作作为基础,在政治上获取李家的支持。相对而言,经济上的合作李家这样的家族只要不是找居心叵测的人来合作,那可以选择的余地是非常广泛的。而政治上的协助就不同了,因为没有足够的信任,谁也不会去伸出手来协助一个自己不知道底细的人,所以从这次两个家族合作的整体上来看,叶家所获得的东西要更多一些。  知道自己的家族通过这次合作,得到了远远大于自己所期望得到的东西,所以叶家中的大部分还清醒的人,都在极力为这次合作提供一切方便。只是,这个世界上人心不足的人到哪里都不会少的,于是,叶家就委派了家族中办事能力非常好的两位美女,拦下听说是李家目前最好色的男人,来确定和加快一下两个家族合作的步伐。  晚餐,叶家的两位美女只是象征性的尝了几口,因为她俩除了找男人来商议一下换人的进程,另外一个意思,是盛情邀请李家有史以来听闻中最为好色的男人,去叶家的一个私人会所去做客。  叶家的私人会所,被传闻成李家目前最为好色的男人,从叶楣那里也听她提起过。据叶楣讲,这样的私人会所,在其他别的家族中都以各种的形式存在着。而且这些形式不同的会所里都有几点共性,如世间的珍馐美味你都可以在此品尝,如奢华的舒适的享受你在这里都可以享受的到。还有,能在这里进行服务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无不是进过了千挑万选后才可以走进这里来,他(她)们,可以为走进这里的每位客人,提供一切你想要的服务。  许多年以后,当湛江的红楼被彻底地显现在世人眼中的时候,当世人还在为此惊讶和叹息的时候,在我们这个国家许多的大家财阀中的人,却在嗤之以鼻:土包子当了暴发户,怎么也摆脱不了土包子那没有见过世面本性啊!  是啊,奢华摆在了眼前,你一定要有享用奢华的积累与底蕴,否则,奢华就是屋子中迷在你眼前的水雾一样,当屋子的门窗被打开,当微风吹进来以后,它也就如这水雾一样随风而散了。  真正的私人会所,是在八十年代初期,在它枯萎了枝叶,把种子埋藏了近四十年后又从新开始萌芽,等到八十年代中期正式发展到有了一定的规模。不过它又在此后七八年的发展时间里,居然让世界其他国家发展了近一两百年间的同类会所相形侧目了。  我们这个民族有着悠长的不间断的文化传承,其中在把握和享用奢华上是任何一个其他民族都无法比拟的。只是这样的把握和享用,一直都掌握在一部分人的手中。这一部分的人,用奢华的影像让世人迷恋,然后看着被迷恋的世人在奢华中起起落落,在浮浮沉沉中烟消云散。  这部分人这样做无非是两个目的,用世人得到的短暂的奢华,来掩盖他们攫取到的更多的奢华,看着世人在奢华中由他们一手掌控的起落与浮沉,体会一下子斗蛐蛐的闲暇乐趣,也就是马三立老先生在天津(用天津口音读似乎更贴切)说的:逗你玩儿。  叶家的私人会所!男人的眉毛才轻微的往上一挑,一边的莉雅就投过了别有意味的眼神。“呵呵……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男人委婉的谢绝了叶家两个美女的盛情邀请。  言辞中似乎是有着向往的意味,可是该和自己女人告辞的时候却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那男人和莉雅送回到他们的车前,又看着两个人开车的离去,叶家的丹凤眼看着另一个云鬓高挽说道:“李家的这个私生子,还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啊。”  “你是说哪个方面?”和丹凤眼坐进了自己的车里,云鬓高挽接过她的话问道。  “听传闻吧,李家的这小子是非常好色,要不家里也不会弄了一大堆的女人。可是从他今天的表现来看,这小子的好色似乎还不是那种见了漂亮女人就拔不动腿的,而这样好色人如果还真是懂得取舍,那很难让人看透的。还有,你说这小子是从羊粪堆里长大的吧,而且李家好像也没什么人提点过他,可是这小子除了在吃饭的时候还像个戳羊屁股长大的牧民,其它方面你还真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在牧区长大的,难道说,这羊粪堆里长大的小子,一进了城就变得什么都懂了吗?”丹凤眼直言不讳的跟自己的姐妹说了自己看不懂的地方。  “刚才我们在商量家里人选的时候,我看李家的那小子一直都很认真的在听,可是你说为什么他就是光听一句话也不说?”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姐妹的疑问,云鬓高挽从另一件事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丹凤眼很想说李家那小子根本就什么都不懂,怕说出来的话让人耻笑才装傻的,只是她的话才到了嘴边,就停住了。  是呀,一个不过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即使是对自己很不了解的事情,特别是在漂亮女人面前总是要争取发言机会的。可是,让一个传闻中非常好色的毛头小子,在漂亮女人面前能放下表现的机会(虽然说表现的东西还指不定正确)保持了沉默的聆听,这会是什么原因呢?  还有,叶家的私人会所这个牧区来的小子一定是听说过很多,因为他在听到叶家会所时那挑动的眉头,已经可以证明。叶家会所应该算是男人享受的一个天堂吧,可是一个好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边上一个女人别有意味的眼神就放弃这样一个机会吗?再说,看他的女人眼神只是一个有些看好戏的意思,却没有流露出一丝制止的意思,难道说一个身边女人一大堆的男人,真的会连身边女人一个小小的反应都那么在意吗?  丹凤眼有点想不通,她把目光就转向了自己身边的姐妹。  “别看我,我也一直没有想通是为什么,不过我倒是觉得,可能是无害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同样是想不出男人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云鬓高挽还是说了自己的直觉。  无害的人?应该说马路上随便走来的一个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对你无害的,那这也算是对一个人的评价吗?自己姐妹给的定义,反而让丹凤眼更糊涂了。  二哥的家里,该来的人都来了。男人先为自己的迟到表示了歉意后,就直接把刚刚叶家的新决定告诉了在座的人。  叶家已经决定被换下场的人,都是在叶家这次变动中与其他准备插手叶家的势力接触频繁的人,可以说,这些叶家的人只要谁给他们自身的好处多,他们就和谁走的近。只是他们忘记了一点,自从他们把自己放到秤盘上待价而沽的时候,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了。  听到叶家的新决定,在二哥家客厅里的一些人已经变了脸色,不过让他们连冷汗都出来的,是男人接着说出来的。  李家要在海外发展一些经济实体,地点是南美贫困国家和非洲那有着战乱隐忧的一些地区。而这些在听到叶家新动向开始变脸的人,无一例外的被点名交出家族现有的事物,来选择一下是去贫困的国度里创业,还是在有战乱隐忧的地区大展宏图。  二哥有些颤抖的手,制止了屋里的一片喧哗,他看着自己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十岁的弟弟问道:“这是小姨娘最后的决定吗?”  “这个决定我母亲还不知道,这是我做的决定。”看着自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哥哥,男人平和着语气回答着。  “你……”嘴唇抖动着的二哥没有把话说出来,他仔细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阵有些寥落的说道:“我给大哥打个电话。”  大哥给二哥的回复只有七个字:都按小平说的办。  把身体已经佝偻了的二哥让二嫂和莉雅扶回去休息,男人告诉刚刚被点到名的人在决定自己的去向后,于后天来领取机票和创业资金了,就打发所有人离开了二哥的家。  男人的大哥,儒雅的也在佛祖前吃斋诵经,不过他也因此更懂得一件东西到了该放下的时候,就一定毫不犹豫的把它放下。  男人的二哥,多年的军旅生涯却让他的心在族人那里越来越变得柔软,因此,族人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让他柔软的心愈发地柔软一次。  只是这一次,二哥的心在柔软中差一点被揉碎了,大哥就借着男人的手把家里能放下的东西都放下了。谁出面做了取舍的恶人都不要紧,谁想让包容纳进所有的一切也不要紧,重要的是,明天的天还是会亮的,该往前走的就不会被耽搁了下来。

俺去也怎么进不去了 俺去也电影网 俺去也官网 俺去也一样的网站

上一篇:【月落西窗】第五卷 草原遥望 第一节 水流过的 下一篇:【现实与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