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知如阴】(42)
时间: 2021-03-31 02:04:56

               第四十二章  早上魏鹏醒来的时候,庄惠早已经离开了家。对此,魏鹏仿佛没有任何意外,对于魏鹏而言,这是常有的情况。虽然两人上班时间是完全一样的。但魏鹏自己就是老板,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真正遵守事务所的上班时间。而庄惠是美术学院的教职工,单位规章制度的约束力要强的多。  「看来是和我铆上了……早饭都没做就走了……」魏鹏昨夜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此刻心情颇为洒脱和淡然,对于庄惠的反应根本就是无所谓。洗漱之后,魏鹏出门在小区周边的早餐店吃了早饭,跟着不紧不慢的开车来到了事务所。  刚到门口,魏鹏愣住了,跟着转身就想离开。一个风姿卓越的妙曼女性靠在事务所的门边,看见魏鹏,随即露出了诱惑般的笑容,但眼见魏鹏转身就要走,女人慌忙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魏鹏的胳膊。  「魏律师,上次请你吃饭,你都没理我,现在你更是见到我就想避开,你不觉得这样太没有礼貌了么?」女人声音温柔,带着极度的诱惑。  魏鹏被女人拉住,自知难以脱身,随即转过身正色道:「黎小姐,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见到你就想避开。既然今天你都站在事务所门口等我了,我不妨明确的告诉你。你老公的案子,我真的无能为力。」「魏律师,能不能别急着就一口回绝别人呢?我今天不是求你把他捞出来,只希望你能接手他的案子,想办法保住他的命就够了……」女人见到魏鹏一脸决绝的样子,几乎是带着哀求般的语气请求道。  魏鹏听罢摇了摇头。「黎小姐,你想我对你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老公现在的处境?贩毒、持枪拘捕、袭警、杀害警察……没在现场被警察当场击毙,他已经是命大了,至少能多活一段时间。你居然还想着保住他一条命?别说是我了,你就算把美国辛普森案的那位律师请来,也是无能为力的。死刑肯定的,缓期执行都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可是,总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不是么?」女人一边说,眼眶开始闪烁着泪光。  见到女人哭,魏鹏心里就难受,但魏鹏很清楚,现在不是自己心软的时候。  「黎小姐,我理解你的心情。换谁知道自己丈夫必死无疑都是无法接受的。但请你将心比心,你丈夫开枪拘捕,打死了两名警察。你考虑过那两个警察他们家属的心情么?我们中国讲究杀人偿命,更何况那边是两条人命!你丈夫只是一条人命。而且你丈夫的案子,报纸上、电视上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舆论上也是一边倒!这个时候没有律师敢出头的,我魏鹏同样没有胆量敢和整个社会舆论对着干!我这样说你明不明白……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所以,请你别在继续缠着我了好么?」说完,魏鹏利用女人呆滞的空隙,赶紧挣脱了女人的拉扯,三步并做两步,迅速钻进了事务所的大门。一进门魏鹏就朝事务所内其他工作人员使眼色。  魏鹏被女人堵住,事务所内正在工作的其他人员看在眼里,魏鹏和女人的对话,不少人也都听到了。所以见到了魏鹏的眼色,工作人员们便明白了魏鹏的意思。几名职员随即来到了门口,将还行继续拉着魏鹏请求的女人拦在了事务所的门外。  魏鹏也趁机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跟着把门反锁了起来。至于外面传来女人哭闹的声音,魏鹏一概充耳不闻。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外面的那帮家伙负责了。  叫黎爽的女人在事务所外闹腾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姜小玉无奈,只能选择了向110报警。随着巡警到来,将黎爽带走,事务所总算恢复了平静。  听到事务所大厅安静之后,魏鹏又从办公室里溜了出来,和员工们聊了几句后,方才能够安心回到办公室内处理自己手中的事务。  不过这天显然比往常要多事许多。还没等魏鹏看完一份委托资料。姜小玉便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魏鹏的办公室。  男人四十岁上下,中等身材,穿着西装领带,面目刚毅,相貌堂堂!给人一种精神抖擞般的感觉。魏鹏见到来人,意识到自己见过。眼前的男人是之前和上官丽萍见面时,陪同在上官丽萍身边的其中一员。  「我叫文斌,现在是上官对外贸易集团公司华东地区的副总经理。我是受我们集团公司上官董事长的委托来拜会魏律师您的,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了?」  文斌言谈举止颇为大气,见到魏鹏,一边伸手,一边微笑着直接介绍了自己。  魏鹏连忙从座位上坐了起来,隔着办公桌和文斌握了手,随口回应道:「幸会了。上官董事长?上官丽萍不是总经理么?」「总经理也是没错的。她是董事长,同时兼任总经理了。她自己对外介绍的时候更喜欢使用总经理的称呼了。毕竟经理是要负责实际业务的,而董事长一般都是甩手掌柜,她不大愿意让别人认为她是那种高高在上指手画脚的人,而更希望让别人知道她在具体管理着整个集团公司的日常工作。」文斌一边笑着解释着,一边在魏鹏的示意下,坐到了魏鹏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原来如此,文副总今天来我们事务所不知有什么具体的工作需要我们协助处理了?」魏鹏对文斌的印象不差,知道对方并非拐弯抹角的人,所以也就不浪费时间的单刀直入了。  「魏律师是痛快人。其实昨天上午董事长都还在担心,担心贵事务所直接把款子给退回来。不过现在既然贵事务所没有退款,就表示愿意接受我们集团公司的委托了。所以我今天就赶过来同你们联系一下具体的事务了,我们公司计划在浦江东码头那边新建立一座仓储基地,相关的政府批文这些已经都完善了,但落  实到具体征地、安置补偿款方面的一些细节恐怕就需要贵事务所安排人员给与我  们相应的法律咨询了……」魏鹏、文斌和姜小玉三人一直商讨到了中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文斌完全没有大型集团公司地区高级管理人员的派头和架子,直接和事务所工作人员一样拿起了盒饭对付。魏鹏见到了,忍不住暗自赞叹。之前他  一直以为上官集团公司之所以能够成为如今国内乃至于世界上都排的上号的大型  集团企业很大程度是上官丽萍靠了她父亲的余荫。但现在见微知著,从文斌的行事来看,这种看法很可能是魏鹏想当然。  午饭时间自然不谈公事,姜小玉、魏鹏等人同文斌聊天不自觉的便谈起了生活和家庭方面的问题。  「斌哥在上官集团的待遇怎么样?你应该是拿年薪的吧?」经过了一个上午,小玉同文斌也熟悉起来了,称呼方面也显的随意了许多。  「年薪百万上下吧!收入还不错了,但就一个字!累……董事长对我们这些人剥削的厉害。我一年下来,华东五省到处跑,根本没几天得闲。说实话,我真羡慕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收入或者没我多,可总算有休息的时间了……」文斌苦笑着答复着。  「这么累?怎么不考虑换份工作?以斌哥你的能力,去哪里估计都能混吧。  钱能赚的完么?到老了,钱一大堆,但都无福享受喽……」罗鑫之前也和文斌聊了几句,此刻和小玉一样换了称呼。作为事务所内头号懒散分子,这家伙一有时间便开始散布自己的「清闲至上论」!  「嗯,有道理!阿鑫你要有这方面的门路,记得给你斌哥打个电话介绍一下了。我没准就真跳槽了。」文斌对于罗鑫的理论居然坦然接受,甚至还开起了玩笑。不过开完了玩笑,文斌却把视线转移到了魏鹏的身上,饶有兴致的望着魏鹏,同时别有用心般的说道。「其实我在上官集团工作也不完全是为了钱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更是为了某个人……为了她,我其实根本不在乎收入多少了。至于累,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了。」魏鹏注意到了文斌的目光,而且魏鹏是极端聪明的人,从文斌洒脱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妒忌和不满,随之笑了起来,毫不在意般的点破了文斌语言中的指向:「是这样的么?你们上官董事长年轻时候是有名的美人了。听说追求者数都数不清楚。现在依旧是艳光四射,看来你文副总也应该是其中之一吧?」文斌见到魏鹏居然直接点破了自己心中的小秘密,略略吃惊了一下,又见到魏鹏一副无所谓般的神情,忍不住打探了起来。  「董事长是大美人,喜欢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魏律师既然这样说了,我承认就是了。就像阿鑫说的,我就算换个公司什么的,混到现在这样的职位也不是太难的事情。至于追求董事长什么的,也是有的。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早都结婚了,女儿也上中学了。现在拼死拼活,更多的是为子女的将来打拼了。倒是魏律师,我一直弄不清楚你和我们董事长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之前认为你和董事长之间应该是有过一些什么的,但你现在能够如此坦然的谈论她,证明我,哦,不仅是我了,而是我们集团公司里很多人的想法应该是误会了。」「知道是误会就好!严格说,我真害怕和她有什么关系。总之,文副总您就别打听这些了,还是赶紧把我们两个单位合作方面的事情敲定就好。」魏鹏苦笑起来。  见到魏鹏如此说,文斌倒不好再询问什么。吃完了饭,除了魏鹏、文斌等三人又有两名律师被魏鹏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对于和上官集团公司协作的事情,魏鹏已经决定了自己绝不直接经办。如此一来,便只能安排其他律师接手了。这样的安排对于魏鹏而言显然是有些吃亏的。上官集团给的委托费用相当丰厚,除了事务所应得的比例收入外,直接承办业务的律师个人收入,魏鹏便无法获得了。  不过魏鹏对此并不介意,他在庄惠面前确定了自己的底线,不管庄惠满意不满意,他还是会做到的。  事情协商好了,事务所众人送走了文斌,魏鹏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翻看起了手机。在协商期间,魏鹏感觉到手机收到了许多的短信,但出于礼貌,魏鹏并未查阅这些短信。而现在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后,他才有精力处理这些短信内容。  第一条短信居然是王瑶发过来的。  「亲,钱收到了!吻你哦,晚上来不来妹妹这里玩?我把小毅支出去……」  魏鹏意识到张氏兄弟已经按照自己的指示把钱转入了王瑶的银行卡。对于王瑶后面的询问,魏鹏只能皱眉苦笑。和王瑶透底后,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女人相处了。想了想魏鹏只能回复了一条。「晚上有其他安排,来不了。」毕竟,在魏鹏的计划中,王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魏鹏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安抚住这个女人。  接下来几条竟然都是上午被110带走的那个叫做黎爽的女人发过来的。  「魏鹏,你等着!别以为老娘好糊弄……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接下来的短信内容也都差不多,几乎都是恐吓和威胁的内容!看来这个女人发现软的方式无法打动魏鹏,所以此刻已经决定对自己来硬的了。不过魏鹏却并不当一回事,十多年的律师生涯,像这样的恐吓和威胁,魏鹏经历的实在太多了,早已经麻木不仁了。真正让魏鹏郁闷的是,这个叫黎爽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死盯着他,要死要活的想让自己接手其丈夫的案件。要知道本市经办刑事案件的专业律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讲,算的上本市刑案律师的头把交椅,但眼下这个女人的执着还是让魏鹏感觉到了难以名状的郁闷。想了想,魏鹏还是给黎爽回了一条短信。  「我是不会接手你丈夫的案件的!不过我可以为你推荐其他的律师……」跟着魏鹏便把自己知道的,在本市同样善于处理刑事案件的几名优秀律师的名字以及联系方式编辑在了短息末尾。对于魏鹏而言,这也算给了黎爽一个交代。  最后的短息则是岳母崔莹发来的,让魏鹏回岳父母家吃晚饭。短信的末尾则是:「东西我寄放在门卫室了。你来的时候记得拿走收好。」魏鹏心中了然,看过短信后,默默的删除了短信的内容。  之后的个把小时,魏鹏尽可能的处理了手中的一些工作。眼见到了下班的时间,魏鹏收拾了一下,便下班离开了事务所。  在开车进入岳父家所在的小区后,魏鹏依照崔莹的指示在小区的门卫室提取了岳母崔莹寄放在这里的笔记本电脑。将电脑放入车后箱后,方才上楼来到岳父家中。  崔莹开门后小声问道:「东西拿了?」魏鹏点了点头表示确认,跟着说道:「爸呢?」「在卧室看书呢。」崔莹接过魏鹏的提包,眼见四下无人,居然主动大着胆子抱住魏鹏亲了个嘴。魏鹏有些诧异,跟着便了然了。崔莹办妥了自己交代的一件事情,利用这个机会和自己亲嘴,未尝不是存了一丝邀功献媚的心理。  想到岳父往日一旦看起书来,不到别人叫他吃饭,绝对不会走出房间的习惯。  魏鹏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关上了房门,将崔莹抵在墙边,双手搂住崔莹的腰肢,两人的脸贴在一起,嘴唇相对,彼此将舌头伸入了对方的口腔内,激烈的舔舐起来。两人亲吻的同时,却有不约而同的将视线集中到了位于最离间的主卧室。  虽然岳父多年来的习惯雷打不动,但两人都清楚,谁也无法保证岳父此刻就不会突然改变了自己的习惯而突然从房间内走出。在这种极度危险的刺激下,两人的性欲陡然膨胀起来,崔莹低声喘息着,手已经按在了魏鹏的双腿间摩擦起来。  而魏鹏的双手也已经按在了崔莹的胸前,肆意蹂躏着……  「魏鹏回来了么?」主卧室内传来了岳父的询问声。崔莹仿佛受惊的小兔子般连忙将手缩了回来,本能的将魏鹏轻轻的推了开来,跟着朝魏鹏妩媚的眨了眨眼睛。魏鹏一边恋恋不舍般松开了崔莹胸前的魔爪。一边大声的回应道。「爸,我刚到。」跟着又立刻将言语转移到了妻子庄惠身上。「阿惠还没回来么?」崔莹随即出声应答着:「我让她去接小宇、小雯了。估计还要等一会了。」魏鹏发现自己与岳母崔莹之间已经达到了心意相通、珠联璧合般的程度。因为若是魏鹏决定的话,怕也是这般安排了。在庄惠母子间插入小雯,庄惠便无法先斩后奏般的独自带魏宇外出,因为她怎样都需要先把小雯送回家来。而小雯毕竟是女孩,庄惠也不可能将她单独一人丢在学校内太久以空出时间同魏宇独处。此前,魏鹏尚在考虑庄惠如今得了自由,应该如何防止其与魏宇找机会单独相处。却没曾想崔莹一个小小的安排,便弥补这其中的缺陷。  岳父在房间内听到了两人间的对话,随意吩咐着。「那魏鹏,你先休息一阵了。等小惠她们回来了,我们全家再一块吃饭了。」魏鹏听到这里,嘴角微微上翘。回答道:「休息就不必了,我这闲着也是闲着,还是帮妈搭把手了。」说完,居然又壮着胆子搂住了崔莹,双手在崔莹的屁股上任意抚摸起来。崔莹在魏鹏面前龇牙咧嘴的做出了恐吓的表情,但完全不被魏鹏放在眼中。  「哦,那你就给你妈打个下手了……」听到主卧内岳父的回应,魏鹏几乎是将崔莹搂抱着就拖进了厨房。  「你疯啦……你爸在家,小惠和两个孩子随时可能回来……」庄惠一边挣扎着,一边低声提醒着魏鹏。  「这怪我么……谁叫你见面就抱着我亲嘴。现在把你老公的性趣给逗起来了,就想撒手不管么?」魏鹏一脸的淫笑,压低了声音,甚至直接自称「老公」了。  崔莹此刻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之前见到魏鹏搂抱索吻完全是随意而为,可现在魏鹏如此作态,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你平时自制力那么强的,今天怎么就控制不住了呢?」「自制力在别的女人面前有效,可在宝贝莹莹面前我根本就没自制力。」魏鹏从岳父之前的言语中判断对方几乎不可能放下书本突然从房间内出来了,此刻更是肆无忌惮的将崔莹按在灶台之上,跟着便想扯崔莹的裤子。  总算崔莹此刻还没有如魏鹏一般放肆,一边死死拉住裤子,一边扭头低声哀求着。「别,这样太危险了。」见到魏鹏一副欲火中烧的模样,崔莹只能退而求次般的建议着:「还是我帮你吹箫了……不管什么情况,都来得及收拾……」魏鹏虽然此刻虽然欲火焚身,但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崔莹的建议只怕是自己现在解决生理需求唯一合理的方式了。便又将崔莹的身子翻了回来,一边拉开了裤子拉链,一边将崔莹的头按了下去。  崔莹蹲在地上,屁股撅着,手伸进了魏鹏的裤子拉链内,跟着便将魏鹏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从内裤中掏了出来。双手夹着,搓了两催,接着将包皮后翻,魏鹏微微颤动着的龟头暴露了出来。崔莹抬头向魏鹏妖媚的笑了笑,跟着脖子前伸,舌尖探出,如蜻蜓点水般触碰着魏鹏龟头,一边舔,舌尖还不断刺激的魏鹏的马眼。尿道口传来的巨大刺激令魏鹏忍不住全身打起了冷颤。  女人的舌头在魏鹏的龟头上来回缠绕着,一边旋转,一边向后推进,跟着两片红润的嘴唇便将龟头包裹了进去……  魏鹏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龟头被女人迷人的小嘴所吞噬,不自觉的发出了轻微的哼声。女人听见了,伸手抱住了魏鹏的臀部,小嘴依旧不紧不慢的一节一节的向前推进,最后终于勉强将整根肉棒都吃尽了口中。  魏鹏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温暖、湿润的空间中,而一条滑嫩的舌头在肉棒四周不断的游走,不断的刺激着肉棒上的每一个位置。  「莹莹……莹莹……」魏鹏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下身传来的舒爽感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胯间的秀发不断低声呼唤着。  女人听着魏鹏的声音,抬头张开了嘴,用舌头托着肉棒露给魏鹏看,同时轻轻的晃动起头部向魏鹏展示着自己淫靡的笑容。  这一幕刺激的魏鹏下身颤抖连连,女人连忙埋下了头,脖子前后运动,吞吐了起来。厨房内随之发出了「咕唧、咕唧」的轻微水声。魏鹏按着女人头部的手也随之用力了几分,或者觉得女人吞吐的速度慢,不是那么够劲。魏鹏也跟着挺动起了腰部,在女人的嘴里抽插了起来……  岳父就在旁边的房间内看书,而庄惠和孩子们则可能随时到家敲门。在这种即紧张又刺激的体验下,魏鹏加快了速度。胯下的女人显然有些不适应,鼻子内连连的发出了低微的哼声……  「莹莹……用力舔……我快射了……」抽插了几分钟后,魏鹏感觉到了腰部逐渐产生了些许酥麻的感觉,连忙低头提醒崔莹。崔莹听到了,直接用舌头正面用力舔舐起了魏鹏的龟头用相对粗糙的舌苔反复刺激起来。  「喔……」魏鹏死死按住崔莹的头,猛烈的冲刺了几下,精液便直接射进了崔莹的嘴里。魏鹏体验着射精后的那种极度满足的感觉。末了低头吩咐着:「宝贝儿,都吃了。」崔莹听了,抬起头,当着魏鹏的面,喉部动了一动,将精液全部咽到了肚子里,朝魏鹏伸了伸舌头。跟着站起来,朝魏鹏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假嗔道:「坏人,下次可不能陪你这样乱来了……」说完转身来到客厅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以消除嘴里的腥味。开心五月播播网开心五月激情深爱开心五月天 春色激情网女色网 酒色网就爱看女色网址变更

上一篇:【永言配命】S01E07 下一篇:追憶平凡年代的全家故事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