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若雨】(二十六)胆破天
时间: 2021-03-31 02:15:50

  梦,绝对是梦,李若雨的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  直到透过窗帘的阳光有些刺眼,李若雨才完全醒了过来,活动了下身体,发觉绑着的东西都已除去,只是还赤裸着身体。下了床,脚步有点虚浮,拉开窗帘,看了看四周,自己的衣服整齐的叠在床边。  这是间奢华到极致的卧室,整套的崭新范思哲家私,乳白色的装修显得既温馨又大方,只有那张凌乱的床似乎在诉说夜里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李若雨拿起衣物,瞧见旁边放了张卡片,一看粉色的贺卡上写着一行字,「宝贝儿,我们是绝配。」后面画了个大大的笑脸。男人啼笑皆非,穿好衣服在别墅里转了一圈,龚莉早没了踪影。仔细想了想昨晚的事,那女人是龚莉吗?感觉似乎要更苗条些,虽然压着自己的那两颗乳房仿佛比龚莉还要丰硕。到底是谁呢?  出了别墅,李若雨想回自己的屋子看看,兜里的手机忽地响了起来,一看,是方澜来的。  「澜姐,你在哪?」  「我在你公司呢,你昨天跑到哪去了?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关机,我还想你陪我吃饭呢。」方澜有些抱怨。  「哎,别提了,我现在也去公司,见面说吧。」  李若雨到了公司,正碰见李晓涵,娇俏的美人穿着昨天男人在恒隆广场买的Chanel套装。少妇见了老板,脸一红,低头道,「您来了,方澜小姐在黄总那等您。」  「黄总回来了?我这就过去。怎么样?衣服合身吗?」  「您……您怎么知道我衣服的尺码?」  李若雨的眼睛在美人身上扫了一圈,笑着说,「我会猜。」扬长而去。  推开黄蓉办公室的门,方澜和黄蓉正谈着事情。方澜瞧了瞧李若雨的脸,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李若雨苦笑了声,转而对黄蓉说,「黄总,什么时候回来的?都还顺利?」  黄蓉微微有些兴奋,「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比我预想的效果还要好些,天星的陈华山答应跟我们签两年的合同,分账率不变,轮映率加百分之十,相当于华艺,星辉的九成。这样我如果一切顺利,产品收回成本的几率大增,两个制作周期后我有把握让花雨盈利。」  大美人喝了口咖啡,继续说,「花雨的第一批产品已陆续开始上马,跟上广电的合作备忘录下周应该就签了,随即大型的选秀海选启动,只是我们现在还缺少一个合适的策划人选。投拍的电影我和学姐商量了一下,这两天就要与合作的导演组见面,你有空的话也去吧。」  「还有,我心里有两个企划,一是我们在香港说过的要建自己的院线,二是可以在你的花雨集团旗下成立一个广告子公司,当然这些都需要花雨的董事会尤其是你的支持。」  方澜没有做声,微笑着看着李若雨。  李若雨沉思片刻,「黄总,你放手做吧,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给你提供支持。」  黄蓉拍手笑道,「既如此,虽千万人吾往矣。」  三人又谈了谈贺岁档,方澜建议堆砌明星阵容,除了公司的当红花旦田蜜,还可以邀请几位大牌,成本并不重要,关键是打开知名度,再说都市轻喜剧收回投资的可能性也很高,黄蓉觉得有道理,于是给李若雨安排了个任务,搞定传说中的绯闻女友黎冰冰,李若雨待要争辩,却哪里说得过黄蓉,只好答应。  临近中午,李若雨陪方澜吃了点西餐。说起昨夜的事,方澜既惊讶又好笑,强奸男人的事倒是头回听说,弄的李若雨颇为尴尬。  吃过午餐,李若雨找来了李晓涵,拿出张三百万的支票,「帮我办件事,我给你个地址,你去找一个叫石靖的人,把支票交给他,记住,放下就回来。」  一小时后,李晓涵到了石靖的那家俱乐部,服务员把她领到经理室,二虎见了这个白皙的美人,咽了口唾沫,吹了两声口哨。李晓涵见这帮人个个样貌凶恶,心里害怕,拿出支票递给石靖说,「这是我们李总要我交给你的。」说完就飞似地跑了。  石靖看了看支票的数额,沉默了片刻。二虎眼巴巴的伸着脖子瞧着,问道,「老大,那个李老板给你送钱来了?还真够大方的啊。」  石靖摆弄了会支票,「你们说他给我们这三百万是要我们把这钱给周石六那王八蛋吗?」  「不是的话那他给我们钱干什么?」  石靖摇摇头,「大龙,走,你跟我出去一趟。」  龚莉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煲着电话粥,「你这回可随了心愿了吧?我可替你担了风险,让你怎么谢我都不过分。」  电话那边传出来一阵腻得醉人的笑声,「好好好,咱们是好姐妹,什么谢不谢的,我订了明年的全套LV新品,咱们一人一套。」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出这个点子,就那么猴急?」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见了他,就总想搂在怀里,你说怪不怪?」  「发浪就说发浪,别找那么多借口,话说到底怎么样?味道如何?」龚莉急切的问道。  又是一声长叹,「别提了,吃了这小子我才知道,以前那些男人都是废物,以后除了他怕是再不想别的男人了,那种感觉,真是比神仙还快活。」  「真的假的?这么夸张,那接下来怎么办,这回是暗偷,难道下次明抢?」  「管不了那么多,别人都怕蓝若云,我有什么怕的?她是名门之后我还是领导遗属呢。不说了,我去歇会,现在还浑身没劲呢。」  放下电话龚莉不禁心荡神驰,大是后悔。她素知苏姀极擅床事,寻常男人难当三合之将,如今这样说自然是那李若雨有特异之处了。早知道自己何不先拔了头彩?越想越是愤愤不平,两腿之间春水泛滥,,手指悄然拨开内裤,按到了穴口的蚌珠上,艳妇夹紧双腿,幻想着一根粗大无比的巨龙肏弄着自己,沉浸在无边的欲海里。  费了不少劲李若雨才打通黎冰冰私人助理的电话,女助理警察般查问身份来意,李若雨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你老板的新任男朋友,让她赶紧来听电话。」  女助理一头雾水,过了会,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我的男朋友怎么连我的电话都不知道哦。」  「黎大小姐,什么时候跟媒体公开下啊?这地下情人我可不当。」  黎冰冰咯咯笑着,「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人家只是拖了下你的手,不小心被媒体拍到而已,找我什么事,是要请吃饭吗?那可真不巧,我现在不在上海。」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公司要拍部贺岁档,想请你给捧个场,不知道我这新任男朋友能不能有面子。」  「没问题,就算档期再忙我也把时间挤出来,而且片酬还给你打个对折,你尽快让人联系我,我需要看剧本,开玩笑归开玩笑,我不会丧失我的专业性。」黎冰冰回答的很爽快。  「那可太好了,没想到我这冒牌男友还有点面子。」  「先别得意,男朋友的义务你还是要尽地。」黎冰冰笑的有些暧昧。  李若雨刚放下电话,李晓涵便敲门进来,「李总,有人要见你。」  男人微微一笑,「是石靖吧?叫他进来。」  果然,是石靖和大龙。李若雨叫李晓涵倒了两杯茶,关上门。  「我猜石大哥便会来,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石靖看了看李若雨,「李先生,您这三百万我收下了。我石头是个混人,没念过书,但我知道现在有个天大的机会放在面前,这年头当个流氓也不容易,我没靠山,就被人欺负。那次在伯爵俱乐部我看你跟那姓周的也有疙瘩,您说吧,想让我怎么干?」  「石大哥,我做的是正行生意,黑道这东西,我是不沾的。只是觉着跟你投缘,见你被人欺负,有些不忿。钱是小事情,周石六在上海吃透黑白两道,扳倒他没那么容易,不过你甘心看着这么多银子,娘们被他拿走?若是你有胆,不妨与他斗上一斗,就算惊动了警察,也不必怕,不过这些事与我李若雨可没半点关系。」  石靖腾的站了起来,红色的脸膛越发油亮,「我今天来就是想听李先生这句话,您放心,我石头嘴上有关二爷把门,这些事就是死了的老爸来问我我也不会讲,我若不把周石六打出上海,就从东方明珠上跳下去,您等着瞧好。我先走了,告辞。」  「等等,还有件事。」李若雨拦下了石靖,「我想跟你要个人。」  「谁?」  李若雨指了指大龙,「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司机。」  接下来两天,李若雨忙于公司的事,居然十分罕见的未近女色。先陪黄蓉去见了筹拍的「张爱玲」邀请的导演人选,在国外拿过数个奖项擅长文艺片的冯长威和他太太著名演员蒋碧雯。在谈过资金投入,拍摄计划,整体运作诸多事宜后,冯长威也不愿失去这让他晋身一流导演的机会,便接下来这挑战,筹划立即立项启动。李若雨对这些不是太懂,倒是对冯长威那位柳眉秀眼,樱唇俏鼻,徐娘虽至却风韵十足的明星太太印象颇深。  至于另一部暂定名「花开堪折」的贺岁档,邀请的导演团队是圈内新晋的女导演,也是当红花旦的才女唐星蕾。李若雨托了与唐才女甚熟的方澜与黄蓉前去,自己专心考虑规划院线的问题,这件事投资巨大,风险很高,想来想去,需要回省城后再定夺,不知不觉到了周末。  浦东一处僻静的高级住宅区,三层西式小楼,房前颇为精致的花园,直对着两扇磨砂的玻璃窗,隐约透着屋内的人影。  傅欣怡心不在焉的打着麻将,想想都生气,请人吃饭丈夫张树凯居然还叫了两个损友来,不知道若雨一会来了会不会不高兴,新买的房子还有些杂乱,儿子张岩正玩着放在靠窗沙发旁边的骑马机。这骑马机买回来后美妇用过几次,不知怎地总是想起骑在李若雨那巨龙上的滋味,每次都弄的蜜穴瘙痒,淫液泛滥。  「这李先生年纪虽轻,来头可不小,听说跟北京有很深的关系。对了夫人,李先生几点能到?」张树凯边打牌边说。  「这才几点,约的中午,该到自然就到了,你急什么。儿子,替妈妈打几把牌,我去换身衣服。」傅欣怡回到了三楼的卧室,有心穿套性感点的衣服,可毕竟丈夫儿子都在,不大妥当,想了想换上套乳白色长袖T恤,米色半身直筒裙,补了个淡妆。  李若雨急三火四的回到停车场,因为要去赴傅欣怡的约,就没叫大龙开车,开到半路才想起总不能空着手去,于是买了件挂屏,刚出了停车场,转了个弯,前面的一辆白色保时捷不知怎的忽然刹了下车,李若雨反应不及,开的SUV跟前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男人甚是气恼,下了车看了眼,保时捷的尾灯被撞坏了。车上走下位身材窈窕的美妇,娉娉袅袅到了李若雨面前,看了看坏掉的车灯,「这位先生,怎么这样不小心?叫交警还是保险公司?」  李若雨急着赴约,不愿纠缠,再说追尾怎么也是自己的责任,连忙说,「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不能耽搁,你看咱们还是私了算了,我赔偿你损失就是。」  美妇手指扶着香腮想想,「我可不懂修车的事,可我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这样吧,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把账单给你,你看怎么样?」  李若雨无奈只好取了张名片递给美妇,转身离开。美妇看了看名片,望着李若雨远去的车子,梨涡乍现,浅浅一笑。  正午时分,李若雨到了傅欣怡的住处,看了看别致的小楼,心道这妇人可是下了血本,今后在上海又多了个床伴。按下了门铃,不一会傅欣怡迎了出来,美妇媚眼含情,狠狠瞄了男人一眼,把李若雨让进了屋。  「李若雨先生到了,你们还不放下。」傅欣怡见丈夫还在玩牌,有些微愠,走到丈夫身后说。  「李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我这正三连庄,还差一个东,老弟莫怪,待打完这一圈我再陪老弟说话,夫人,你先招呼下贵客。」  李若雨见张树凯牌兴甚浓,笑着说,「不忙不忙,您先玩着,我观摩观摩。」站到了傅欣怡旁边。  「若雨,你喝茶吗?」傅欣怡问道。  男人摇摇头,美妇自己倒了杯茶回到李若雨身边。  李若雨看了看张树凯的牌,独听幺筒,还不错,「这把牌可是要自摸才行。」  「那是自然。」张树凯倒是信心十足。果不其然,摸了几圈,还当真摸到了。  「哈哈!自摸!」张树凯兴奋的笑道。忽听傅欣怡惊呼了声,回头一看,不知怎地,美妇手上的茶洒到了李若雨的衣服上,白色衬衣沾满了茶渍。  「夫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张树凯有些埋怨。  「还不是看你胡了把牌惊的,」傅欣怡白了丈夫一眼。  「这你也怪我,李先生什么身份的人,怎么能穿件脏衣服,你赶快去给找件新的换上。」他却不知方才李若雨站在身后见美妇的窄裙把丰臀裹得浑圆肥翘,趁着打牌的人聚精会神,便狠狠的在傅欣怡的屁股上拧了一把,美妇受了惊,手一抖才把茶洒到了男人身上。  「好吧,那我带李先生上楼去换衣服,你们先打着。」傅欣怡引着李若雨上了三楼的衣帽间,找了一件衬衣,「这是新的,没人穿过,你换上吧。」李若雨接过衣服,脱下了外套,见傅欣怡轻轻关上了。  「你胆子也忒大,那么多人都在。」美妇走到男人身前,解开男人的衬衫,轻声嗔道。  李若雨搂住美妇的柳腰,涎笑道,「姐姐怎么这样没定力?要怪也怪姐姐的身材生得太美。」  傅欣怡晕红着脸,一双天下闻名的媚眼波光荡漾,双手轻抚着男人赤裸的胸膛,低声说,「色狼,就知道你会这样。」  李若雨几日未近女色,元气早复,美人在前,食指大动,在美妇丰满的胴体上下其手,弄得傅欣怡娇喘吁吁,咬着男人耳朵,腻声道,「他们可还在下面,你要弄便快些。」  男人早已欲火焚身,把美妇压在墙壁上,一手揉着高耸的乳峰,一手探进裙内,把蕾丝内裤扯了下去,傅欣怡伸出小手掏出了男人的巨龙,不禁花容失色,心道这宝贝怎么好像又大了些?李若雨吻住美妇的小嘴,抄起一条雪白的美腿,挺着巨龙在蜜唇蹭了几下,龙头沾满了淫液,猛的插入了肥嫩多汁的小穴。  傅欣怡紧咬着嘴唇,想叫却又不敢,只好低声喘息,巨龙斜着向上猛插着蜜穴,每下几乎都顶在花芯上,那种硕大绝伦,带来的是排山倒海般的快感。美妇渐渐抵挡不住,双手搂着男人颈项,双腿盘在了男人腰间,李若雨托着傅欣怡的肥臀,看着美妇欲仙欲死的媚态,心里大是畅快,就是时间地点不大合适,不能尽情享受这美人,须得速战速决才是,当下腰间用力,也不抽插,龙头死死抵住花蕊,磨了起来。  美妇被插,本就舒服的够呛,哪经得起这般,片刻就头晕眼花,恨恨的喘道,「唔唔……坏蛋……你再这样我可要叫了。」  李若雨却没空理她,只是专心在美穴里翻江倒海,美妇挂在男人身上,悠来荡去,杏眼朦胧,淫液越流越多,眼看便要丢了。  忽听张岩在楼下喊道,「妈,妈,你订的餐送到了。」傅欣怡正在浪尖上,哪里肯下楼,只盼泄个痛快,李若雨猛顶了几下,美妇花容失色,小穴收缩,刚待要泄,楼下又喊了起来,还是儿子张岩重复了一遍。  傅欣怡又恼又恨,心里把送餐的骂了几十遍,又怕儿子上来找,只好万分不舍的从男人身上下来,整理下衣服,晕红着脸,扭着丰臀,下楼去了。  李若雨不过是热身而已,可也无可奈何,心道呆会定要找机会好好肏上一次,穿上衣服,也下了楼。  美妇把送餐的伙计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损了几句,弄得伙计莫名其妙,悻悻去了。这时牌局也已结束,张树凯拉着李若雨客套了几句,落了座,取出两瓶茅台,说道,「李先生,我虚长几岁,便讨个便宜,叫您声老弟,您对欣怡这么照顾,实在是万分感谢,今天相逢,特意定了点北京菜,搞了两瓶陈年的酒,可要多喝几杯。您年轻有为,不可限量,以后还要多多仰仗。」  李若雨笑着说,「哪里,傅姐是我公司的人,我得叫您声姐夫,照顾什么的可谈不上,傅姐可是举国闻名的美女,姐夫您真是好福气。」  张树凯甚是高兴,开了酒拉着男人畅饮起来,傅欣怡也不拦阻,自己却滴酒未动。那两位张树凯的朋友也是满口奉承,说些生意上的话,不外乎什么要在上海大展拳脚之类的,李若雨顺水推舟,只捡好听的说,不知不觉,三个钟头过去了,张树凯和两位朋友连同儿子张岩都已酒意深深。  用过了餐,张树凯兴致甚高,见天色还早,不过下午,牌瘾却又犯了,大概是要享受下豪宅的好处,便在别墅前面的小花园里支上了桌子,定要李若雨玩上几圈,男人见这几人都已醉了,还如此好赌,本不愿纠缠,可实在推不掉,只好硬着头皮坐下,心道若不是你有个漂亮老婆老子他妈的认识你是谁?  傅欣怡给几人倒了茶便回房间收拾,张岩也喝了不少,见长辈们赌钱就坐在旁边看热闹,午后的微风轻轻吹着,十分舒坦。打了几圈,李若雨便输了一万多块,想着找个什么借口溜去找美妇再续云雨。恰好男人坐的位置正对着别墅客厅的窗户,透过磨砂玻璃窗见傅欣怡在窗子附近上下起伏,窗台刚好遮住了下半身。  「姐夫,傅姐在做什么?」男人有些好奇。  张树凯看了一眼,「哦,是在弄那什劳子骑马机吧。」  李若雨这才想起那日在商场遇见傅欣怡时的戏言,又玩了几把,男人推说酒意上涌,有些头晕,想歇一会,掏了些现金递给旁边的张岩,笑着说,「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男孩大喜,李若雨走进了别墅。  张岩坐上去手气甚旺,一圈下来倒还赢了,张树凯有些埋怨,「儿子,你可别替李总省钱。」  边上他的一个朋友醉眼朦胧接话道,「张哥,嫂子弄这骑马机可别累着,你看她上上下下可够快的,别闪了腰。」  张树凯有些不耐烦,「她那是为了拍戏,顺带着保持身材,打牌打牌!」  「嫂子的身材,啧啧,四十来岁了还保持得跟大姑娘一样,张哥你真走运。」那人艳羡道。  张树凯不禁微微得意,「小孩子在你别乱说话,你嫂子当年演的可是万里挑一的妲己。哎呦,自摸了,哈哈。」他却不知,自己的美艳老婆现在骑的可不是刚才的骑马机,而是李若雨那万里也挑不出来一的巨龙。  原来李若雨进了客厅,见傅欣怡正在骑马机上起起伏伏,欲念大炽。美妇下了骑马机问男人怎么了,李若雨把美妇拉到怀里,低声坏笑道,「姐姐,你看还记得那天你说的,今日我可来了,那你敢不敢骑?」  傅欣怡在吃饭前本就弄了个不上不下,见男人这般说,看了看院子里还在打牌的丈夫,昂然说道,「有什么不敢?」想了想,指着骑马机旁边贴着窗子的沙发,努了努嘴。李若雨心领神会,弯腰溜到了沙发上,仰面躺下,美妇把骑马机挪了挪位置,把米色筒裙卷到腰间,褪下内裤,分开修长雪白的双腿,骑跨到男人身上,那沙发不过比骑马机离窗子近些,高度又差不多,在外面看来并无异处。  美妇解开男人的皮带,早已坚硬如铁的巨龙砰然而出,一只小手竟环握不住,稍稍抬起莹白的丰臀,鲜红肥嫩的蜜唇还带着几滴淫液,李若雨抚摸着浑圆结实的大腿,美妇缓缓沉腰,狭窄的美穴把巨龙一寸寸吞了下去。  傅欣怡极为陶醉,偷情的刺激,充实的快感,从小穴里四处散发开来,周身的神经一阵酥麻,飘飘欲仙,肥翘的粉臀慢慢套动,逐渐越套越快,蜜道里汁液横流,咕唧咕唧的抽插声伴着啪啪的撞击声,时不时还有美妇低沉的喘息。  两人不敢弄的声音太响,胯下可毫不停顿,李若雨的巨龙不停向上顶着,下下顶到蜜道深处,身上的美妇摇摇摆摆,起起伏伏,比在骑马机上频率更快,更别说小穴里插着根神物,舒服透顶,傅欣怡不顾身在家人眼皮底下,疯狂套动,足足干了二十来分钟,爽的心要跳到了嗓子眼,忽听丈夫在院子里高声喊道,「太太,太太,再给我倒杯水来。」  傅欣怡正在高潮边缘,哪肯舍得巨龙,依旧扭着蛇腰套弄,没有回话,身下的男人巨龙顶得更急。  「你还没运动完吗?差不多就行了,我口渴得很。」张树凯又喊了一遍「我……我听见了……我……还没完……这……这就好了……」傅欣怡被李若雨肏的上气不接下气,总算没在答话时候淫叫,美穴却禁受不住,花心一紧一松,阴精洋洋洒洒,身子一软,瘫倒在男人怀里。  李若雨的巨龙可还没吃饱,把手探进美妇的衣内,揉着挺耸的乳峰,轻声说,「好姐姐,我可比那骑马机舒坦?不再来了?」庞然大物又在小穴里抽动了几下。  「你可饶了我吧,再说他还在叫我,不如……不如找个借口我送你回去。」  说完傅欣怡起身整理了下妆容,拿了杯水走到院子里,递给丈夫。张树凯见太太脸色红晕,额头还有些汗,笑着说,「一把年纪了,别那么拼,免得累坏了身子,李先生怎么样了?」  「哦,他大概是喝醉了,还在休息吧。」美妇刚被李若雨肏的爽了,居然眉开眼笑,态度极好。  过了会,李若雨也走了出来,捂着额头说,「傅姐,姐夫,各位,小弟不胜酒力,可有点丢人了,我这就告辞了,以后有机会大家再聚。」  张树凯和他两个朋友挽留了几句,见李若雨坚持离开,也不再勉强。傅欣怡忽然说,「若雨喝了这么多酒,怎么开车呀?现在酒驾查的这么严,他又是贵胄,出点意外怎么办?」  张树凯想想也是,可自己一行人也都喝了不少,想来想去只有傅欣怡合适,只好满面赔笑着说,「夫人,你看这可怎么办,要不烦劳你一趟送下李先生,我们几个都不好开车啊。」  美妇板着脸说,「谁让你们喝那么多,现在却来烦我。」  李若雨几乎笑出声来,强忍着婉拒了几句,心想这份礼我暂且收着,呆会定好生肏上你夫人一次。  傅欣怡好大不愿意才同意,众人话了别,李若雨把车钥匙交给美妇,上车前傅欣怡看见SUV的保险杠花了一块,好奇的问。  「怎么你撞车了?」  「意外,意外。」  一路上李若雨倒享受得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摸着美妇细嫩的大腿,时不时逗弄两下方寸之地,待到了佘山的住处,傅欣怡已是面红耳赤。  停下了车,男人不容分说,抱起美妇便进了卧室,三下五除二拨光了衣服,昏天暗地的肏了起来。傅欣怡总算没了顾忌,挺起肥臀,扭腰晃乳,淫态毕现,被巨龙插的浪叫连连。  大约半个时辰后,美妇正趴在床上,翘着肥臀,任由男人握着细腰猛抽猛插,床边的手机不识相的响了,一遍,两遍,响个不停。傅欣怡摸过手机一看,赫然是儿子张岩,不知何事,只好接了电话。  「妈,你还没回来吗?」  傅欣怡刚泄过一次,全身酸软,有气无力的答道,「我……妈妈正要回去……有什么事?」  「哦,我忘了件事,听说田蜜是李先生公司的旗下艺员,妈妈能帮我要张她的亲笔签名照吗?」  美妇又气又恼,「你要那东西干什么?她有什么好看的?行了行了,等我回去再说。」  扔下手机,美妇又开始大声呻吟,直到被插的天旋地转,李若雨才交了存货。  傅欣怡喘着气依偎在男人身旁,「你怎么越来越厉害了,这么下去哪有女人还受得了?」  李若雨轻抚着美妇绵软的身子,笑着说「姐姐要是有兴致,小弟再来一次。」  美妇惊恐万分,「不要,不要,我可没力气了,再说我也该回去了。对了,你有空叫人找田蜜要张签名照,我儿子想要一张。」  「田蜜?他要那东西干什么?我看他妈妈可比田蜜漂亮。」  傅欣怡在男人身上咬了一口,「就你嘴甜,人家现在正当红,又有你的花雨力捧,想不出名都难。」  送走了傅欣怡,李若雨洗了澡,看了几份公司的文件,思考着院线建设的事,不知不觉有些倦了,打起了瞌睡。恍惚中,又回到那日在龚莉处的情景,那销魂彻骨的女人,曼妙无比的美穴,渐渐化成了一个女人模样,娇媚绝伦,勾魂夺魄,竟是苏姀。  北京,蓝若云一副万年不变的姿态端坐着,赵开天正向她汇报,「大小姐,刘书记的事基本清楚了,过去两年他去过澳门十多次,估计在赌场输了四千万以上,国安的人有他在赌场的录像,但录像并没交上去,而是被人扣下了,我想应该是柳家的人做的。」  「赌场应该还有监控资料吧?能不能拿到?」蓝若云淡淡的问。  「恐怕很难,那家赌场是澳门谢氏所有,照规矩是不能交给别人的。」  「知道了,你把这件事告诉若雨,让他自己想想怎样处理。」  赵开天点头称是,又从怀里拿出一张碟片,递给蓝若云,「这是上海佘山的,刚传过来。」  蓝若云看了眼,「有人看过吗?」  赵开天摇摇头,「不会,您放心。」  蓝若云摆了摆手,赵开天离开了。蓝若云盯着碟片想了一阵,拿到手中走到了一间极安静的密室,打开碟机,把碟片放进去,找了把椅子,静静看着挂在墙上的液晶屏幕。  不一会,屏幕上出现了数个画面,赫然是佘山别墅,偶尔会有李若雨日常生活的景象。蓝若云按下遥控器的快进,放着放着,屏幕上现出了李若雨和方澜缠绵交合的镜头,看着画面里方澜欲仙欲死的各种神态,蓝若云绝美的脸上渐渐有了怒气。  六个小时,碟片里的李若雨整整干了方澜六个小时,蓝若云看了看时间似乎也觉得不可思议。忽然画面里的方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四处查看,一些极为隐蔽的地方也不放过,蓝若云停止了快进,静静看着。方澜找着找着,来到了镜头前,仔细看了看,脸庞凑到了镜头近前,神情似笑非笑,忽地做了个鬼脸。  蓝若云再忍不住,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砸到了液晶屏幕上。色小姐影院网址色小姐五月情色地址五月情色亚洲图色

上一篇:【人挡操人佛挡操佛】第二季 第十七集 因为艺术 下一篇:【小镇风月夜】(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