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挡操人佛挡操佛】第二季 第十五集 我必须学
时间: 2021-03-31 02:15:49

   接下来的牛强就完全的不省人事,一直到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坐在冰冷的大铁椅子上,双脚完全的被固定在下面,一动也不能动,这玩意牛强是知道的,犯人发明出来祸害犯人的东西,坐在这上面根本就没办法逃跑,而手上此时也挂着一幅西德进口的管铐。  所谓的管铐就是这种手铐的插钥匙的位置上是像是一根管子似的,而且插钥匙的地方是有挡板的,带着手铐的人是很难把钥匙插进去的。而且这种钥匙也不一样,这种钥匙有点像是火车上的钥匙,是三角形的,所以就算是一些手艺上比较厉害的佛爷也没办法打开。(佛爷,北京对小偷的尊称。)  当然除了这个以外,整个房间里都是黑灯瞎火的一片,此时的牛强在黑暗中感觉到了铁椅子行刺骨的寒冷,那种寒冷并不止是铁椅子上带来的,更多的是自己遭受了背叛,遭受了算计,最后在被人摆布之后才由外而内的寒冷,那种被张鑫出卖了的感觉,是任何一个男人也不愿意接受的。  此时的牛强想想自己在张鑫之前或者张鑫之后的这些个女人,不自觉的就想到了一个词,一个老牌电视剧《大时代》里郑少秋饰演的丁蟹的对白:「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自己也许是背叛了和张鑫之间的感情,强行打断了李大路和陈静的激情,横刀夺爱了的改变了历史上本应该发生了的事情,最后的报应回报到了自己的头上!那话怎么说来着?报应不爽啊……  其实牛强还是忽略了一个人,一个本不该忽略掉的人,天山雪莲盛洁的男朋友,那个叫做邵邦的小警察,而今天自己的案子其实很多的疑点的,但是就是这个邵邦从中作梗的硬是把他的案子给改了!尤其是在他昏迷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已经被邵邦拿过来的空卷宗上按上了手印了,明天的这个时候,他将被移送到看守所,他的卷宗上的签名都是邵邦帮着他签上的!  漫长的黑夜没有香烟的陪伴,牛强被铐在铁椅子上分外的孤寂,也许是夜夜笙歌的生活已经麻木了自己,也许是真的报应不爽,牛强没有选择反抗,也没有选贼上诉,因为他也感觉到有幕后黑手不断的在推动着自己前行!不想父母那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就这么的打了水漂了!于是牛强选择沉默下去,供认不讳。  也许是张鑫伤了他的心,也许是牛强实在是不愿意再折腾了!人已经累了,也就倦了!最后在看守所呆了三个月后被送往了集训队,集训队又是三个月的集训之后,被送往了北郊监狱!判决书上已经表明了,有期徒刑八年,并且因为性质极其恶劣本来要判十年的,但是后来念在是初犯,并且认罪态度良好的份上,就这样的被判了有期徒刑八年……  被送到北郊监狱的时候,面对着高墙电网的生涯,牛强趴在遍布铁丝网的监栏上,不自禁的笑了!笑的很是苦涩,一个天之骄子的大学生,转眼间就成为了阶下囚。眼泪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那苍白的脸孔上还保持着微笑,笑的是那么的灿烂……  记得顾城说过:「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要用它去寻找光明……」就这样的牛强就呆在了北郊监狱,面对着他即将到来的八年的刑期。黑夜能给他黑色的眼睛吗?既然在黑夜之中就不要妄图去逆天改命,逆流而上的虽然是强者,但是强者的代价往往也是正常人支付不起的!  在牛强正式投改后的第三个月,二零零零年的初春,漫长的冬天过去了,世界末日也并没有如期而至,反倒是除了父母以外的第一次接见到来了,在牛强正在蹲着干活的时候,管教干警大声的吼道:「那个总爱爬监栏的强奸犯,接见……」  监狱里有三种称呼,第一是你犯人的编号,第二是你在犯人中的尊称,例如牛强凭借身手还算不错,在入狱之后打了几架,并且深深的伤害导致他沉默寡言起来,自然也就不那么爱招惹是非。于是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头目,被尊称为强哥!虽然在监狱里有很多的犯人的年纪比他要大的多,但在这里哥并不是什么别的,而是一种尊敬。当然第三种就是管教给犯人或者犯人给犯人起的绰号了。  中国的监狱并不像港台片里那么正规,来个人都喊编号什么的,在这里根本就别寻思人权不人权,尊重不尊重的,你犯法了就根本不是人,而是畜生了!三教九流的各阶层的精英都聚集在这里,你想要尊重的话,那么你就别以身试法!犯了法别管是在全世界的哪个角落,最后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你要失去尊重……  所以牛强也没什么,直接的整理了一下囚服,跟着这个管教到了走廊的监栏门口。戴上了手铐之后,然后被管教转交给两个端着七九半自动的小武子带走,直接就奔着门外走去,虽然每天都有放风的时间,但是面对着刺眼的阳光的时候,牛强还是不自禁的眯起了双眼,从来都喜欢晴天的牛强还是头一次对晴天产生了如此的厌恶。  也可能是牛强迁怒于阳光,因为来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张鑫。尤其是在接见室里看见面容憔悴的张鑫的时候,牛强的一颗心仿佛瞬间的纠结在了一起,尤其是回头不想再看这个女人泪流满面的脸的时候,正好遭遇了刺眼的阳光,那一瞬间牛强憎恨整个世界。  时间定格在这一个仿佛十分的久远,仿佛能有一辈子,牛强忍住眼泪的回头看着泪流满面的张鑫,脸上保持住习惯性的微笑,就这样的一直微笑着,只听见张鑫重复的在呢喃着什么,但是伴随着张鑫的泪水,牛强听不到张鑫到底在说什么。看口型来看,好像是不断的在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  两人都没有说什么,时间就这么的渐渐的流逝着,一直到小武子喊出了牛强的编号,接见室见到的时候,牛强才醒悟,原来这不是自己的梦魇。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原来自己还是在乎这一切的,原来……  正在此时,张鑫终于鼓足勇气的说道:「对不起……」的时候,牛强却已经被小武子夹在中间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牛强回过头,几乎是鼓足了浑身上下的力气吼道:「别再跟李大路还有官伟强继续混下去了!找个好人就嫁了吧……」  这句震耳欲聋的话,传到了旁边接见的一个猥琐的胖子的耳朵里,于是多年以后,在流行乐坛上有一首十分抓人心肝的歌曲就这么流行开来,歌名就叫《找个好人就嫁了吧》但是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后话……  被扔回监号的牛强就这么傻傻的面对着空洞的白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此时牛强的一个叫做陆俊(版主别生气,抓个壮丁而已)的家伙凑了上来,低眉顺眼的问道:「强哥这是咋了?一脑门子的官司?慢慢习惯吧!在这里基本上见完媳妇都这个表情……」  一把抓住陆俊的囚服衣领子,正准备动手的牛强吼道:「你他妈说什么?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不废了你老子跟你姓……」结果牛强的举动招惹来了全监号的人来劝架,最后总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个人拉开,不是为了别人,这个监号里就属陆俊最有钱,而牛强最能打,得罪谁都不是一件好事,最后只有把两个人都拉开。  在被拉开之后,只听陆俊吼道:「姓牛的,你给老子记住了,老子要是不废了你的话!老子跟你姓……哎呦……」原来正在陆俊骂杂的时候,牛强也是情急之下随手把鞋给脱下来,直接扔了过去,直接砸在了陆俊的脑袋上了。被这只臭鞋一砸陆俊也就自然的闭嘴了。  当然在大家的强行拉架之后,两人也就根本打不起来了,而且窗外的管教也拎着电棍在走廊里溜达来,溜达去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下,牛强和陆俊都是只能不吭声。毕竟现在大家都是一个监号里的人,犯人之间的事情要犯人之间来处理,弄到管教那里的话,那么也就搞不好就会搞出别的问题来。  无法冷静下来的牛强,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话说从自己投改到北郊监狱以来,陆俊还是比较照顾自己的,陆俊这个人算得上是一个富二代了,家里在黑龙江有煤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倒腾煤的,总是倒腾那玩意自然而然的就触了霉头,慢慢的不倒霉才怪。  于是在有一次,和本地的一群官二代在一起嗨药的时候,一大把的五颜六色的摇头丸还有手卷的大麻什么的之下。大家都飘飘欲仙的出现了幻觉了,而刚巧新官上任,一个姓王的蒙古族局长刚上台……这就算漏屋偏逢连雨夜了,一场大搜捕之下,陆俊和一群官二代的少爷纨绔们也就直接都被抓进了分局了。  最后陆俊自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来了,不为别的,这些官二代的纨绔少爷们谁能进来蹲苦窑啊?如果陆俊不扛下来的话,那么自己家的生意该如何处理?好在家里财大气粗的,就给判了有期徒刑十年,进来当天就有人递过来话了,如果都扛下来的话,最多在里面呆三年,这里的市场全都是自己家的……  当然这中间也有陆家老爷子三番两次的来监狱做思想工作,并且许诺陆俊,出来之后直接公务员就安排到位,三年除了没有自由之外,在里面和外面一样潇洒,唯一的缺憾就是在里面没有外面的花天酒地了。没有小妞,没有摇头丸和大麻了。  于是在强制性的被戒毒了的陆俊的脾气就自然的反复无常,虽然想笼络住像是牛强这样的能打的战将,但是也不能控制的大发脾气,也就是这样的一种很矛盾的情况下,很矛盾的情节之下,最后就变成了今天的这种结果,也就是这样的一种结果下,导致了最后意想不到的结局。  其实陆俊如果单按照长相上来说,还算是挺对得起观众的,如果扔在韩国绝对算得上是个小生之类的不错的卖相了,虽然和牛强的浓眉大眼不是一样的风格,但是细细的眉毛配上单眼皮的眼睛来看,外加上这两年十分的流行什么韩风。陆俊绝对算得上是个异域风情的小帅哥了。  天色渐渐的晚了,吃过晚饭后,一众犯人自然的各自的扎堆在一起,而牛强今天没有跟陆俊他们一起吃小灶,陆俊因为家里的富庶,外加上外面有一群的少爷纨绔的照拂着,所以顿顿都是外面的饭店给送进来的小灶。而当然陆俊在手下也养着几个人,在里面竟然能抽到白沙烟。  当然普通人在里面想抽烟的话,那就比较费劲了,别笑看陆俊手里的白沙烟,在外面都算得上是便宜的香烟,在这里最少五十块钱一盒。而陆俊的白沙烟在这里纯粹就是硬通货了,陆俊只需要甩出一包白沙烟,自然很多人给他卖命。  而就在牛强面壁不断的脑中闪现曾经的种种的时候,也就在陆俊吃饱喝足了,正靠在监栏边上叼着一截白沙烟在吞云吐雾的怀念大麻的味道的时候。监号里的一个老犯突然纵声高歌道:「站在北郊这块土地上,遥望着远方思念的家乡。资产阶级腐蚀了我,使我走在犯罪的道路上。离开了亲人告别了爹和娘,怀着那悔恨我走向了远方。美好的年华我失去了自由,心中充满痛苦和忧伤……啊……生活啊……我一定回到你的身旁……为了那失去的美好年华,我要重新发出热和光。二十多岁没有工作,谁家的姑娘有肯嫁给我。看见了有钱人他吃吃喝喝,我这没钱才往别人兜里摸。劳动教养足有二年多,亲戚和朋友谁来看看我。如今那我的那位心上的人,她也离开了我……啊……命运啊……为什么这样折磨着我,我也要幸福我也要自由,不想要这痛苦的折磨……」(摘自东北二人转大师魏三爷的《北郊》)  听到老犯的歌声的牛强不自禁的泪如雨下,尤其是那句「如今那我的那位心上的人,她也离开了我」的时候,牛强完全的心如刀绞,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张鑫,而最终张鑫还是就这么的离开了自己。人算不如天算,就算你机关算尽又能怎样?  头一次看到牛强这样的硬汉在监号里垂泪,监号里立刻就肃静了起来,按照这些老犯的眼光来看,牛强也就再挣扎个几天,弄不好就开始自残自杀什么的节目了。于是刚才唱歌的老犯马上就凑了过来,对牛强说道:「强哥,到底出啥事了?你别都揣在心里,容易出事的。」  老犯名叫老马(再次感谢版主老马大人),三十出头,算得上是一个江湖过气大哥了,据说家是东北的,在一家厂子里当个保卫科的什么小队长什么的。但是谁想到九八年开始,朱丞相上台就把国企全给搞残了,牺牲北方的利益,然后成全南方的经济。于是乎老马就这样的被下岗了,看在朱丞相声嘶力竭的瞎忽悠,说什么反腐的份上,看在朱丞相声嘶力竭的在吹着不放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份上,老马含着眼泪的下岗了。  下岗后的老马自然不能在家呆着,三十出头的人了,于是乎老马就出去谋生,但是一个当兵复员回来就进了工厂当保卫的人,能找到什么工作?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在家里妻子也被下岗的解不开的眉头之下,在孩子每天伸手要学费的眼神之中,最后老马就凭借当兵出身,身手了得的在黑道上混出了一点名声。  但是黑道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中国大陆谁最黑?朝廷最黑,于是乎在老马一次收人钱财之后,终于东窗事发的在这里犯案被抓了现行,直接就是有期徒刑八年。好在那位雇佣老马的公子爷也比较讲究,完事了给老马一大笔的安家费。而老马为了不拖累家小,毅然的要和老婆离婚。  正好在老马入狱一年的今天,老马的媳妇终于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而老马在白天的接见的时候,也正是去签署离婚协议书的。不说别的,自己已经蹲大狱了,如果媳妇再浪费青春的等待自己的话,老马觉得十分的愧对妻子。但是如果要是不离婚的话,那点安家费够干什么的?家财万贯,养不起一个劳改犯。此时的老马只能想办法的释放一下心中的愁苦。而男愁歌,女愁泪。老马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在这里哗哗的流眼泪,总不能为了这点事而泪如雨下吧!最后老马选择了唱囚歌……日韩av电影日韩av女演员日韩av i电影下载女色网卡通动漫男色女色网电影男色女色网酒色

上一篇:【侠义奇缘】(12-13) 下一篇:【一个女人的性爱历程 第八章(中)】